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老教师开网课_教育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5-20 02:21   来源:未知   阅读:

2016年12月,我开始了孔子学院工作生涯,先后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孔子学院和奥地利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担任中方院长。

2019年2月,我转到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该孔院已走过14个春秋,开设了从初级(A1.1)到高级(C2.4)20个层级的成人晚间课程,在众多学员中留下了很好的口碑,也有了不少“铁粉”。为了满足“铁粉”学员对汉语学习的需求,同时缓解孔院教师不足的状况,作为有27年教龄、先后从事过英语教学和法学教学的我,虽然忐忑,但在2020年还是开启了中文教学生涯。根据学员中文的水平及我自身的专业特长,在孔院夏季学期开设了一个特别的班级??C2.6《法律汉语》。

上网课不容易

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将我的中文教学直接推至线上教学。受疫情影响,计划从3月8日开课的《法律汉语》课程改到了3月25日,形式是线上教学。

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是维也纳大学下属的一个机构,因此线上教学工具要使用大学推荐的Jitsi(类似腾讯会议,但学员不需要注册)。授课当天下午5时15分,我进入线上教室,同时通过WhatsApp(类似微信)群组通知学生我已在线。3位学员踩点加入线上教室,一位学员因生病不能说话,但“轻伤不下火线”。这也是线上教学的一大优势,学员的上课形式比较灵活,特殊时期也没有被传染的担忧。

根据我们孔院线上教学指南,授课教师必须打开自己的摄像头,考虑到欧洲人的隐私需求,学员是否使用摄像头可自愿选择。1个半小时的课程,整体上还算顺利,只是一位学员的网速不太给力,偶尔会掉线。好在我们有预案,教师需要同时能在教学工具和WhatsAPP之间转换,因此可以发现是否有学员“掉队”。

虽然第一次课就感受到了“上网课不容易”,但只要做好准备,还是可以顺利完成教学任务的。经过两周,我渐渐适应了线上教学,但不时还是会出现一些问题,例如Jitsi不好用等。不过各位老师齐心协力,分享经验,一切都在渐入佳境。

《法律汉语》课程的教学目的旨在扩大学生法律专业语言的词汇量和表达方法,增加法律专业知识及对中国法律制度的了解。这些我都能驾轻就熟,但很快就遇到了一个挑战??句子成分分析。

法律语言讲究精确,在阅读外文法律文献时,经常会遇到八九行就是一句话的情况。无论英语还是德语,虽然语法结构和中文都不太一样,但长久下来我已经很熟悉如何分析,但教材中的这个练习真是难住了我。我到“孔院中方教师微信群”中求助,围绕该问题,大家讨论热烈,汉语教师志愿者张晗和郭玉玺还帮我划出了句子分析的结构图。

让学生说地道的汉语

对老师来说,教学过程中的乐趣是前行的动力。对我而言,也是如此。

汉语发音较难,大多数外国学生说汉语都会有自己的特色。班上一名学员汉语说得很流利,2016年还参加过“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不过,他的口语带有浓重的东北口音,每当听到夹杂着德语语气和东北口音的中文时,我都不禁莞尔。

以前在孔院经常能看到老师们在批阅学生作业时的愉悦,我很是羡慕。虽然《法律汉语》课程学员的中文水平很高,但有些中文表达还是需要提升,例如会出现“我本意想在中国呆不久,到底在那里活了好几年”这样的句子。但纠正错误、让学生说地道的汉语不正是老师的责任吗?这也让老师有很强的成就感。

相信这段时间的汉语教学会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一抹亮丽的色彩。

(作者系奥地利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

  • 上一篇:安全工作无小事 齐抓共管促平安
  • 下一篇:没有了